阅读历史 |

(1 / 4)

加入书签

南乙说完,退了两步,从秦一隅双臂圈住的半个怀抱里逃脱,慢慢地、脚步沉着地走向了自己的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只黑色背包奏一隅认得出,那是他上次回学校时带过来的

这时候他才回过神,心想原来南乙是真的有东西要给他看,

看什么呢?他也跟了过去

前几目他不太敢靠近南乙,仿佛在那个拥抱之后,保持距离成了他们之间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可现在一打破,秦一隅就完全没办法继续坚持了,半个房间的距离也嫌太远。可当他靠近,目光对上南乙,从背包,里用力抽出来的东西时,却忽然愣在原地

他现在真的怀疑自己其实是醉了,要不然怎么会做梦

他甚至笑出了声。啪的一声,床边的台灯被打开了,暖黄色的光像蜂蜜水儿一样泼在南乙身上,手臂上,还有他手里摸着的那件旧外套。校服外套

脸上的笑很快顿住,他整个人僵在原地。震惊、诧异、混乱、不可置信、自我怀疑.....这些同一时间涌出,淹没了他。仿佛被猛地塞进人山人海的Iivehouse,狂热,极端的,如同亟待喷发的火山一样的情绪被塞入闭塞空间,而他站在台上,是个初出茅庐、完全不懂如何演出的毛头小子,连手脚往哪里摆都不懂。他只知道眼前有好多好多人,他们抬头,每一张都是南乙的面孔。每一个都是

他曾在大雪天帮过的,总跟在身后的,躲在楼梯转角的,在传说中闹鬼的自习室隔两排座位的,下雨天为他撑起一把红伞挡雨的,和他乐此不疲玩着猫鼠游戏的,消失了的,再也不见的....都是南乙

原来真的是琥珀啊

啪嗒

时光的树脂滴下来。少年时代的未解之谜,被封存在这双眼睛里,被掩埋,到这一刻才重见天光。

南乙将那件校服铺得妥帖、齐整,双神展开,于是年少的奏一隅被钉在了想要伸手拥抱的姿态里

”就是这个。

他的手指轻轻抚过衣服的布料,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人,忽然愣了愣,眼神中有不解。

他伸出手,一如方才抚摩校服那样的温柔,拂过奏一隅的脸颊

”你怎么哭了?

啪嗒

昏暗的空间,奏一隅眨了眨眼,又一大颗晶莹的泪滚下来,在下巴上悬着、落下,闪着光,像宝石。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会哭呢?

奏一隅真的搞不懂自己了,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某天下课,等着学生家长来接。人来了,小孩儿却为了一个玩具大吵大闹,他妈无奈地蹲下来抱住他,一口气报了所有拿手好菜的菜名儿,哄那坏小孩儿那天他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目送他们离开,突然就感觉脸上湿哒哒的,手一摸,有水,还以为是下雨了。抬头一看,日头毒得真该死,把人的眼泪都煎出来了。

走的时候没哭,安葬的时候没哭,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午后,他哭得莫名其妙。

是突然意识到,妈妈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他的情感总是追在行为后头,每天无所谓地活,无所谓地过完这没意思的每一天,至于感情,怎么都追不上他的脚步。所以他现在哭,又是意识到了什么

聪明人一旦糊涂起来可真是痛苦

现在的南乙好像也不那么敏锐了,也是糊涂的吗?他手指好烫啊,擦眼泪的样子看上去好笨,差点儿戮到他眼睛完了。明明是想看他哭的,怎么自己先掉眼泪了。

奏一隅飞快用袖子擦干净脸,一颗心扑通扑通,越跳越凶。他抓住南乙的手,吸了吸鼻子,吐出堵在喉咙里的话。"原来你就是......幽灵同学。

天哪,我说话竟然在抖。奏一隅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

他清了清嗓子,想重新问一遍,可南乙已经点头了。

一向爱逃避的他直愣愣地盯住他,眼里的情绪好复杂,一本写了好多好多年的书,奏一隅根本读不完,也读不透“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我不知道你记得我.....”南乙的嘴唇轻轻动着,

“但那天你说,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你想要回这件校服......

“还给你。”南乙看上去思绪混乱,声音很轻,“对不起。

理智上奏一隅知道,他想还的是校服外套,道歉是因为一直以来的隐瞒,可这六个字连在一起念出来,莫名就让他害怕于是他下意识抓住了南乙的手臂,不让他走。

“别说这些,你....所以你一直都记着我,从我们上学的时候,到后来,我出道,退队,消失不见,你一直都......崇拜?喜欢?暗恋?

秦一隅还没选好合适的词填进去,南乙已经点了头。

“咽

他不断地重复:“我一直一直一直.....跟着你,找你,想见你。

他说完,忽然间笑了出来,像个孩子一样,犬牙完全露出来,梨涡也长久地萦绕在勾着的唇角。

“谢谢你。”他对奏一隅轻声重复,“谢谢你。

让我有力气对抗那些折磨人的痛,让我有一个可以长久凝视的目标,让我从仇恨里找到一个出口,一步步走到如今,来到你面前谢谢你记得我

用你的皮肤记下了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