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1 / 4)

加入书签

意料之中的,节目组制止了他们的饮酒计划,理由是不适合播出。

“不适合不播呗。”礼音笑着说,“全部剪掉也没关系的,

“不给我们喝就不录了。”穗穗直接躺在地上

奏一隅也掺和进来:“你们不是很会打马赛克吗?不行我们把酒灌矿泉水瓶里!

眼看着要闹起来,迟之阳拿胳膊拐了拐严霁

“怎么了?”严霁看向他,轻声问

“你不是很爱打圆场吗?管管呀。”迟之阳小声说

严霁差点笑出来,真不知道是谁爱管

他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大家闹:“再等会儿,等节目组快没辙了,我再去跟他们谈。

迟之阳睁大了眼,上下打量这张想貌掌堂一本正经的脸:“好啊,你这是等自脸唱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去唱红脸啊。严霁微微一笑,双眼弯成新月形状,“小阳老师真聪明。

而一旁的南乙始终坐在靠背椅上闭目养神,和整个排练室热烈的氛围格格不入,直到他手机连震了好几下,才拿出来看了一眼,是跟恒刻的摄影助理[助理小林:医生来啦,南乙你现在出来吧,我在6楼电梯口等你。1

于是在一片混乱中,南乙静悄悄离开

奏一隅是唯一一

个立刻就察觉到的,他原本还在和节目组据理力争,但因为发现南乙推门离开,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在制作组被他们闹得焦头烂额时,严霁适时地站了出来,作为代表和他们“理智”地开始了交涉和谈判。半小时后,坐在诊疗室的南乙收到了迟之阻的消息

[咩咩咩:小乙,换地儿了,你一会儿回来记得回咱们宿舍,别去排练室。]

果然还是被他们闹成了。

“你这个眼睛的问题是一直都有吗?”坐在面前的医生询问道

南乙嗯了一声:“天生的。

医生点点头:“看你目前的眼部状况还是挺严重的,可能是受了一些光照刺激,我先给你敷一些药,之后你最好还是去医院的眼科专科做一下虹膜和角膜的检查,现在这边是没有仪器的。南乙点了头:”谢谢医生。

正好他需要出去,看病这个由头很正当

结束后,助理说自己先去洗于间,南乙顿了一秒,说自己也想去,于是跟了上去,摄像老师则暂时停止了录像,在诊疗室等他们。肩并着肩洗手时,一直很安静的南乙忽然开口;“小林。

小林抬头:“怎么了?

”谢谢你帮我请医生,这几天的拍摄,你也辛苦了。

没想到一直很高冷的贝斯于会忽然表示感谢,小林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要客气啦。南乙观察着他的反应,进一步抛出合时宜的话题,用开玩笑的语气问:“节目组没有给你们多添点人手?“趁着洗手间没有摄像头,小林立刻抱怨:“添是添了,每个组都新加进来不少人,但人一多,我们助理的协调压力就更大了,就拿昨天备采的时候和布景小组的人沟通的事儿来说吧,多加了两个布景老师,没跟我们报备,导致完全没有预先沟通好机位和灯光,摄影师还发脾气了。南乙听着,笑了笑:“那还是真是麻烦,你们摄影小组和灯光那边的工作交流应该是最多的,他们如果加了人,做了新的调整,你们摄影组也要跟着调整。听到这话,小林仿佛找到了抱怨的出口,一股脑儿往外倒:“就是啊,灯光组新来了两个灯光师,把方案也改了,摄影组连夜开会跟着他们调整,不然到时候节目播出,画面可能会有断层。唉....”他长叹一口气,“真是没办法“是很有名的灯光师吗?方案说改就改。”南乙扯了纸擦干手上的水,不动声色问。

凭他这段时间和小林相处之下的了解,他知道,这个人一旦打开话匣子,不会只是单纯说,而是习惯性拿手机翻找照片、视频、网页等等,边说,边拿出来给别人看,以充实自己的聊天内容。“是啊,粉丝还挺多呢。

如他所料,擦干手的小林拿出手机,找出了那个灯光师的微博页面,拿着给南乙看了一眼

“喏,就是他,好像之前在其他大型节目也做过,挺有经验的。

“怪不得你们都得跟着改.....

门口传来摄影师的声音,催促他们快一点,打断了吃瓜对话,小林听见立刻“哦”了一声,收了手机,冲南乙吐了吐舌头。“走吧。

望着摄影助理迈出门的那一刻,跟在后头的南乙敛去了笑意。趁着摄影师和助理沟通的间隙,他打开手机,在微博上输入了刚刚看到的账号,再点开关注列表,在里面发现了诚弘娱乐的工作人员,也是陈韫私交很好的哥们儿。果然。

在这一刻,南乙想的竟然是:陈韫也算是聪明了一回

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想想也知道他现在有多愤怒了。看着自己曾经踩在脚底的人一步步向上爬,站在一个可以被所有人看见的地方。掌声,鲜花,崇拜的高声尖叫,这些都快把他通疯了吧,这些还远远不够,真正能让他发疯的恐怕还是他那个反社会的爹,要想引起他的瞩目,南乙知道自己还差一点。为此,无论是刺眼的灯光,还是脚下摇晃的钢索,他都可以忍受

“南乙,准备好重新录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