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又赚一笔(1 / 2)

加入书签

小韩宇的满月酒办完,也到了楚恒要启程前往花旗的时候,宴席结束后的第二天,他就马不停蹄的带着岑豪登上飞机,离开了港岛。

舒适的头等舱座位上。

楚恒透过窗子眺望身下越来越小的那片弹丸之地,半晌后收回目光,缓缓地合上了眼。

二十多个小时的航程,他一路睡睡醒醒,不知不觉的就抵达了华盛顿。

其实正常来讲他应该是去洛杉矶的,不过因为还有点要紧事要办,所以第一站才选的这里,回头等事情办好了后,他才能去洛杉矶找克里西。

“你丫快点成不?”

机场出口,楚恒一脸不耐的走在前面,身后的岑豪有气无力的拎着俩行李箱,脚步飘忽,眼眶发青,跟让人掏空了似的。

事实他也真的是被人掏空了。

丫这一路上睡了特么仨空姐,几乎就没怎么休息过,那卫生间都快让他给包了!

也不知道疣没疣逝。

“来了。”

岑豪强打着精神,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不多时,俩人从出口出来。

“楚恒,师叔,这里!”

外面接机的人群中,连广龙正领着几个致公堂的手下站在人群最前面,见他们出来,忙用力挥挥手。

“唉!”

楚恒抬手回应了下,快步走上前,跟他轻轻抱了抱:“又麻烦您了,大半夜还得来接我们一趟。”

“自家人不要说这种客气话。”连广龙笑着拍拍他肩膀,看向随后走来的岑豪,笑问:“师叔,怎么没把我师伯祖也带来呢?”

“老头都多大岁数了,上回折腾一趟没死都算命大,我哪还敢领他。”岑豪吊儿郎当走上前,将手里行李箱递给一名连广龙的小弟。

“得亏窦道长没来,要不非得抽死你丫不可。”楚恒白了他一眼。

连广龙嘴角抽了抽,强忍着欺师灭祖的冲动,尬笑着道:“呵呵,师叔还是这么风趣,快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说着,他便拉着二人走向外面,不一会儿一行人就乘着两辆福特车驶出了机场。

几个人一路寒暄着,不知不觉的就抵达了唐人街。

因为已经是半夜,楚恒他俩去拜访莫达荣与原卫锋,跟着连广龙一块简单吃了点夜宵后,俩人就进了旅馆睡觉去了。

次日早上,楚恒被街市上的喧闹声吵醒。

时差还有点没倒过来的他还感觉身体有些疲乏,不过还是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

窸窸窣窣穿上衣裳。

又从床底抽出行李箱,找出洗漱工具去卫生间里洗洗脸,刷刷牙。

不一会,楚恒便拎着行李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砰!”

刚关上房门,穿戴整齐的岑豪就从隔壁走了出来,见他这幅样子,也没多问,上前接过行李箱拎上,随口道:“去我师兄那吃,还是去外面?”

“去你师兄那吧,来他地盘了,不去他那吃饭,回头准急。”楚恒哈欠连天的转身往楼下走去,并对跟在身后的岑豪吩咐道:“我差不多五天之后回来,你这几天就在这呆着吧。”

“成。”岑豪点了点头,又望着楚恒的背影迟疑了下,才道:“楚爷,您能不能跟我说说您到底去哪?要不然你死外头我都没法给您收尸。”

“我去你大爷的!”

楚恒回头就是一巴掌抽过去,却被岑豪灵活的闪开,只得恼火的瞪了这货一眼:“老子早晚把你丫嘴封上!”

随即他便转身继续下来。

少顷。

俩人来到距离旅馆不远的广丰楼,去见了莫达荣跟原卫锋师徒俩,送上了点特产,又寒暄了会儿。

而后在这里吃了顿早餐。

楚恒便独自一人带着行李箱离开了唐人街,准备去出手仓库里的那些工艺品青铜器。

他从唐人街出来后,先找地方乔装打扮了一下,随即又取出了上回来时买的雷鸟,向着来之前就选好的一家拍卖行驶去。

过程还算比较顺利。

到地方验了货,对方立马就看上了他手里的那批东西,可惜的就是这家拍卖行体量小了点,不能全部吃下,只能收一半左右。

对此楚恒也早就考虑过,倒也没多失望,于是跟这边谈妥后,转头就去了另一家,把另一半也给卖了出去。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

找地方存货,验货,收钱,最后避税,一套流程他可谓是驾轻就熟。

不过因为找了两个买家的缘故,耽搁了他一些时间,使得他不得不将原本计划好的五天时间拖延到了第六天才返回唐人街。

……

晌午。

艳阳高照。

卸下了伪装的楚恒跟六天前走的时候一样,白衬衫,黑西裤,大皮鞋,拎着一个行李箱溜溜达达走进唐人街。

周围还是老样子,旧旧的建筑,全是中文的牌匾,一张张黄皮肤的脸,来自于天南海北的各种口音。

恍惚着,仿佛没出国似的。

楚恒拎着个箱子快步前行,不一会就到了广丰楼附近。

正要往里走时,恰巧岑豪从里面出来,见到楚恒顿时一愣,随即咧开嘴笑了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